開放甯波:大風起兮雲飛揚
文章来源:   作者:   发布日期:2019-09-10 15:29:27   查看次数:1335 次

        編者按

        70年筚路藍縷,70年精彩蝶變。再過不到一個月,就將迎來新中國70周年華誕。70年來,甯波人民在中國共産黨領導下,依托港口之利、開放之先、體制之活、民企之多,走出一條富含時代特征、具有甯波特質的港口城市發展道路,經濟總量連上新台階,人民生活日益美好。今起,本報“壯麗70年·奮鬥新時代”專欄推出“港城蝶變”系列報道,從開放、制造、創新、生態、文化和幸福指數等六個方面,全面展現新中國成立70年來甯波發展的輝煌成就,探尋甯波從商埠小城蛻變成現代化國際港城的活力源泉,爲下一步甯波“奮力當好全省高質量發展排頭兵”提供經驗和啓示。

        記者單玉紫楓

        潮音時入耳,帶水亦盈盈。站在山清水秀的北侖小浃江畔,早已退休的原濱海區區長舒宗達思緒萬千。在他的記憶中,這臨近港口的地方原本是一片荒蕪的鹽堿地。

        35年前,甯波被列爲首批沿海對外開放城市,腳下面積僅3.9平方公裏的江畔地帶,則成爲全國首批國家級經濟技術開發區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以開放之名,沈寂多時的四明大地被全面喚醒。

        進入新世紀,習近平同志在浙江工作期間,曾在謀劃甯波發展藍圖時指出:“把港口這一最大資源和開放這一最大優勢發揮到極致。”2017年,習近平總書記又稱贊甯波是“記載古絲綢之路曆史的‘活化石’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時光荏苒。回首那個“摸著石頭過河”的時代,甯波奏響了怎樣一段“甬闖世界”的恢宏樂章?

        千軍萬馬背後的定力之源

        如意集團董事長儲吉旺這幾天正在緊張籌備即將舉行的第126屆廣交會的參賽工作。當年如意集團拿不到展位,儲吉旺只能隔窗觀察圍牆內的一舉一動。後來終于進了廣交會,以此爲起點,如意集團逐漸成長爲世界著名的“叉車大王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作爲我國外貿的“晴雨表”“風向標”,廣交會不僅濃縮了中國對外開放的曆程,還折射出甯波“草根”外貿大軍的開放脈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直以來,甯波有一個說法:5個人當中就有1個從事外經貿工作。”市商務局局長張延說,甯波與開放相融交織,開放打開了甯波人的視野,開放也成爲甯波人的重要品格。

        1988年甯波開始擁有自營進出口權,外貿總額從1.5億美元起步,至2002年達到100億美元,2007年跨越500億美元門檻,一路勢如破竹。然而,隨著全球金融危機爆發,外需迅速萎縮。立于開放潮頭的甯波,率先感受到了陣陣寒意。2009年,甯波出口首次出現負增長。

        外界開始懷疑:經過多年的高歌猛進,甯波的開放型經濟發展模式是否已經遭遇瓶頸?

        要想百尺竿頭更進一步,必須突破原有的體制、政策、市場限制,創造新的競爭優勢。甯波沒有停下腳步,更沒有迷失方向,在衆聲喧嘩中,甯波找到了定力之源。

        早在2003年,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的習近平就提出了“八八戰略”,指出要“發揮區位優勢,不斷提高對內對外開放水平”“發揮塊狀特色産業優勢,加快先進制造業基地建設,走新型工業化道路”。一張藍圖繪到底,甯波開放寫就再度揚帆的劇本。

        沿著這一主線和總綱,甯波外向型經濟迅速走出陰霾,2010年實現外貿總額829億美元。2013年,甯波外貿首次突破千億美元大關,成爲浙江省首個、全國第8個外貿總額超千億美元的城市。

        把“幹在實處、走在前列”的總要求一貫到底,甯波以“八八戰略”爲引領,堅持對外開放發展戰略,從“以港興市”到“一帶一路”統領對外開放,以“一號文件”部署開放工作,甯波根據形勢變化和實際情況,全面謀劃新時期開放藍圖。

        2018年,甯波外貿總額突破1300億美元,列全國36個省(自治區)直轄市和計劃單列市的第9位,穩居全國外貿第一方陣。截至目前,全市擁有進出口實績企業2萬多家,其中160多種甯波自産商品銷量長年居世界前列。

        跨越千山萬水的雙向引力

        半個月前,奧克斯位于泰國的制造基地順利結頂。按照計劃,這個明年1月投産的智能工廠,每年將生産110萬套智能空調。待二期建成後,該制造基地的年産能將達到300萬套。

        市場競爭日趨激烈,在“一帶一路”倡議的帶動下,甬企“走出去”步伐明顯加快。市商務局的數據顯示,“十二五”以來,我市對外投資的年均增長速度始終保持在40%左右。2015年,甯波成爲繼深圳、青島、廣州之後,全國第4個累計核准境外投資額突破100億美元的副省級城市。截至今年6月底,全市經備案核准的境外企業和機構達2963家,遍布120多個國家和地區,核准中方投資額224.3億美元。

        外面的世界很精彩,家裏的世界也不遜色。

        甬江寬闊浩蕩,奔流入海,鎮海、北侖、穿山等港區猶如珍珠散落其間。視線拉遠,長江黃金水道和南北海運大通道在甯波交彙。自唐宋以來,甯波見證和推動了中外經濟和東西文明的交融。

        承接這流轉千年的絲路余韻,今天的甯波舟山港已開通了世界上216個國家和地區600多個港口的航線,貨物吞吐量實現全球“十連冠”,集裝箱吞吐量居全球第三。甯波舟山港還與全球近30個港口開展國際合作,在國內建立了16個腹地“無水港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外,海鐵聯運、義甬舟開放大通道建設的推進,進一步貫通海陸,使聯動效應不斷凸顯。海陸空齊頭並進,國家臨空經濟示範區獲批,甯波栎社國際機場年旅客運輸量突破1000萬人次。

        伴隨著對外開放進入新的階段,甯波的吸引力和輻射力不斷增強,越來越多的企業看好甯波,投資甯波。從美國陶氏化學在甯波投資創辦浙江太平洋化學有限公司,開世界500強企業在甯波投資的先河,到63家境外世界500強企業相繼落戶,截至2018年底,甯波實際利用外資累計達543.3億美元,是全國第9個實際外資突破500億美元的城市。

        踏平千難萬險的開放活力

        不久前,新華社推出重磅報道“解碼甯波制造”,文章開頭先抛出一個懸念:“這樣一座似乎並不起眼的東部城市,

        卻擁有28個國家級制造業單項冠軍企業,數量居全國首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實,甯波制造的秘密早就寫進了開放裏。從最初的OEM低端代工向中高端産業鏈試水,乃至向世界單項冠軍轉型。以創新爲驅動,在一次次全球經濟換擋過程中,甯波不僅實現了發展動能的轉換,也在全球競爭中贏得了主動。

        2008年早春時節,凜冽海風掠過海邊,一些先知先覺的梅山島居民,從頻繁進出的大型工程車輛與施工隊伍中,嗅到了“春天”的氣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海關特殊監管區在當時的甯波不算新鮮事物。上世紀80年代以來,我國在甯波相繼設立了甯波經濟技術開發區、甯波保稅區、大榭開發區、甯波出口加工區、甯波保稅區物流園區、慈溪出口加工區等6個國家級開發區。這些特殊監管區成爲引領甯波走向國際的“橋頭堡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這一次,不同于以往的是,梅山保稅港區疊加了保稅區、出口加工區、保稅物流園區功能和政策優勢,成爲當時我國開放層次最高、政策最優惠、功能最齊全的特殊海關監管區域。憑借政策賦予的特殊優勢,梅山迅速走上蝶變之路。

        近年來,甯波積極承接“17+1合作”框架下的各項任務,建立了中東歐特色商品常年館、中東歐會務館、中東歐工業園(中捷産業園)、中東歐貿易物流園、數字“17+1”經貿促進中心、中東歐青年創業創新中心等“兩館、兩園、兩中心”平台。2018年6月,全國首個中國-中東歐經貿合作示範區在甯波挂牌。一年後,首屆中國-中東歐國家博覽會在甯波成功舉辦。

        向海而生,開放圖強。今天的甯波,正站在一個全新的曆史起點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回溯甯波的開放曆程,不難發現,開放型經濟所倚仗的,已經漸漸從最早的港口、交通這些看得到的資源,慢慢地變成平台、要素、體制機制這些看不到的優勢。”市發改委相關負責人表示,甯波將在現有開放平台建設和浙江自貿區賦權擴區上互相支持配合,加快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。

共1頁 |< 首頁 < 上一页 1 下一页 > 尾页 >|
最新資訊
 
 
會員區
 
站內搜索
 
關鍵字:
分   类: